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产品更新 >

又见「大头娃娃」,激素没放过成年人,连孩子也没放过

发布时间:2022-06-29 14:49
又见「大头娃娃」,激素没放过成年人,连孩子也没放过

2021年1月B站博主@老爸测评魏文锋曝光了一起疑似“大头娃娃”事件——有家长从市面上购买“嗳婴树”品牌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给5个月大的孩子使用后出现“大头娃娃”现象:发育迟缓、多毛、脸肿大等。在我的认知中,向成人的护肤品中添加“激素”、向成人的治疗湿疹产品(“消字号(抗菌)产品)”中添加“激素”,我知道有,而且大量存在,但向婴幼儿产品中添加激素,太大胆了,我当时认为不太可能,所以没有写。三鹿空壳奶粉导致“大头娃娃”事件还没有抹平人们的伤痛,怎么可能为了赚钱再次将手伸向那么弱小的生命。

后来,央视新闻、凤凰周刊都报道了这件事,看来可能是真的啦。但我没法写关于“婴幼儿产品安全性”这样的文章,因为我并不知道“母婴店等类似店铺销售的产品是如何控制质量的”。我也有一个半岁多的小孙女,她其实是一个过敏体质,我用了几个月对她进行脱敏护理,她用的东西都是我配的,所以皮肤一直很健康,没有湿疹、没有红屁股,所以我并没有对“婴幼儿产品安全性”进行研究,因为我不需要购买及防范。我能够给大家写的是“激素产生的临床现象及为什么要控制使用激素的欲望”,帮助大家及时停止使用激素类护理产品,尽可能早的终止激素的危害。

激素(糖皮质激素)常见不良反应

人们谈虎色变的“激素”主要指的是“糖皮质激素”,它是我们人体肾上腺分泌的一种激素,是机体内极为重要的一类调节分子,它对机体的发育、生长、代谢以及免疫功能等起着重要调节作用,是机体应激反应最重要的调节激素,缺少这类激素人类健康会出问题,但激素过量,也可导致巨大的不良反应。由于“糖皮质激素”具有强大的抗炎作用,对很多炎症性疾病有“立竿见影”的疗效,因此,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有使用激素的欲望,比如湿疹,一用就好,堪称“神药”,但湿疹患者的“梦魇”可能因此而开始,“糖皮质激素”由于可以分解脂肪,抑制蛋白质合成,导致皮肤变薄、失去正常的组织结构,因此,长期使用激素的湿疹患者会出现“停药反弹,循环加重”的现象。

如何简单的判断自己是否使用了含激素的产品,或激素使用过量?下面是糖皮质激素常见的不良反应。

1.皮质功能亢进综合征,如满月脸,水牛背,多毛,皮肤变薄,创口感染不易愈合等;

2.引起水钠储留,引起水肿;

3.引起高血压,糖尿病;

4.诱发和加重感染,特别容易诱发二重感染;

5.诱发和加重溃疡,常见有口腔溃疡,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

6.容易引起骨质疏松,股骨头坏死;

7.诱发癫痫;

8.抑制儿童生长发育;

9.增加食欲导致肥胖。

满月脸、水牛背、将军肚、多毛、皮肤变薄是糖皮质激素过高的典型外貌特征。封面小孩就是典型的“皮质激素过多症”,许多成年人使用了不好的护肤品或口服保健品后,出现这样的外貌特征,可以怀疑产品中可能含有糖皮质激素。

库欣综合征(Cushing syndrome,CS)又称皮质醇增多症(hypercortisolism),过去曾译为柯兴综合征。属于病理性,是由于多种原因引起的肾上腺皮质长期分泌过多糖皮质激素所产生的临床症候群,也称为内源性库欣综合征。高发年龄在20~40岁,男女发病率之比约为1:3,这个需要药物或手术治疗。

为什么总是“中药制剂、

纯天然植物提取物”中枪

很多商人往往打着“纯中药、零添加”的旗号,向产品里添加“激素”。由于西药,一个化合物对应一个治疗症状,比如“用一个抗菌的阿莫西林”治疗湿疹,有一点文化都会知道,这个逻辑不对,因此,西药很难添加“激素”。但我们很难判断,中药是如何治病的,因此,说中药可以治疗某个病,即使是院士,也很难判断它的真假,于是有着悠久历史的中药,就被商人们玩坏了,他们为了达到疗效,会向中药里加:降糖的西药,用来治疗糖尿病;加降压的西药,用来治疗高血压;加激素用来治疗一些难治性的疾病,比如湿疹,下面是“凤凰周刊”列举的一些中药用来治疗湿疹的外用制剂,被查出含激素。

2019年,丁香妈妈联合《中国消费者报》做过这样一个测试,他们将8款热门的去湿疹宝宝霜送去权威第三方检测机构,最终发现,8款其中的6款都激素含量超标。

湿疹一直是婴孩的重要皮肤问题,根据一项调查显示,某儿科医院的门诊量约2000人,其中因为湿疹就诊的孩子占60%,其中80%都是婴幼儿。孩子的皮肤娇嫩容易过敏,特定季节更加易感,新手爸妈难免焦虑,而市面上形形色色针对“湿疹”的涂抹面霜,准确无误地踩中他们的渴求点。在某宝上搜索相关产品,排在前面的各种面霜膏体,无一不写着“一天止痒”“睡一觉就好”“一瓶多效”快速见效的承诺,配上孩子从痛苦到白净的面容,来展示自己药到病除的神力,吸引消费者下单。为了打消消费者的顾虑,他们往往会打着“中草药”“无添加”的幌子。

美国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就不止一次地质疑过“中草药乳膏”的疗效。早在1991年,柳叶刀杂志还很好奇中草药里什么成分起了作用,这种“中草药”,竟然能神奇治愈特应性皮炎(湿疹)。后来将药膏送去检验,才发现它们之所以作用明显,是因为里面含有激素药物“泼尼松龙”,属于中效激素。

成年人无辜遭遇“激素”伤害最常见的情况是“护肤品”,尤其很多疗效很好的护肤品,通过添加激素,让使用者皮肤变薄,短时间内呈现“细腻、白嫩”,但长期使用后,成为“激素依赖性皮炎”,主要表现为面部“红血丝脸”。当你出现“红血丝脸”这类情况后,千万不要再去做“抗炎护理”,因为“抗炎面膜、抗炎霜”大多也有激素成分,清水洗脸,最简单的保湿,停止伤害,肌肤会自然恢复,并不需要药物治疗。

没有伤害就是最大的护肤!

为什么要控制使用“激素”的欲望呢?

“请广大医务工作者尽可能控制使用激素的欲望”,这句话是新冠专家组副组长胡教授在武汉疫情后期,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说的,我当时感觉真是遇到了知音。武汉新冠疫情开始时,看到有些轻症的患者都在被使用激素,当时真的很焦心,只能写公众号,呼吁大家了解激素的伤害,激素具有免疫抑制作用,可以抢救危重症,但也可以因为免疫抑制,导致恢复期变长,后遗症增多。这是为什么当时我要用“甘草酸二铵”替代“皮质激素”抗炎,抢救危重症患者,因为,我了解皮质激素的治疗作用,也深知它的危害。2003年非典余生的患者,由于大剂量使用了皮质激素导致股骨头坏死,余生苦不堪言,那以后,我开始研究替代激素的抗炎药,发现了甘草酸类物质具有很好的抗炎作用,少了皮质激素的副作用,当然,甘草酸类的物质也有它的副作用,比如血压升高等。

2018年6月,因朋友的求助,我决定挑战湿疹这个世界难题,进入皮肤领域才发现,皮肤疾病很多,但用于皮肤疾病治疗的药物非常少,除了激素还是激素,能够替换的几个药,也是免疫抑制剂——他克莫司等,同样指标不治本。因此,湿疹患者可能因为在一个地方治不好,寻求另一个地方,其实,可能拿到的药物,药名不一样,但实质都是一样的皮质激素类药物,下面提供常用的激素类外用药物,供大家参考。

这次被曝光出的宝宝霜,含的氯倍他索,属于超强效皮质激素。

为什么要控制使用激素的欲望呢?因为皮质激素会导致皮肤变薄,皮肤屏障损伤,皮肤没有能力对抗外界刺激,导致病情循环加重。下面是我们给小鼠皮肤涂抹一周的“皮炎平乳膏(地塞米松乳膏——中效激素)”的实验结果,可以明显的看到,与正常鼠的皮肤相比,使用一周激素后的皮肤,明显变薄,萎缩、皱纹、毛细血管清晰可见,极其敏感。因此,一定要控制使用激素的欲望,也许它可以让湿疹迅速止痒,迅速消炎,但后果很严重。

以前没有激素治疗的时代,对于婴幼儿湿疹的经验是:随着年龄的增大会自然痊愈,一般孩子2-5岁就会自己好了。但现在这个经验开始不太灵了,很多大孩子、成年人湿疹终年不愈,让我们不得不反思,激素给人类健康埋下的隐患,如同化工污染对地球长远的危害一样,短期内可能不那么“触目惊心”,长期的影响可能让人“痛彻心扉”。

最近湿疹朋友的临床反馈,给了我一个重要的提示,激素的使用,可能直接诱导了“干细胞的突变”,导致很长时间内,干细胞不能定向分化出健康的皮肤组织,使用过激素的皮肤,会很难治愈,极易反弹。很多湿疹朋友反馈,使用我的营养肌肤、重建屏障的方法,没有用过激素的部位一个月左右可以好,但用过激素的部位就很难好,这个信息对我非常重要,今年我将重点研究“激素对皮肤多能干细胞的影响”,探讨激素对组织更新的影响。这个课题同时也对应了我的主课题方向“衰老机制及抗衰老作用研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体内皮质激素的水平在增高,可能解释了皮肤衰老的原因。

原以为“外用皮质激素”不会引起全身副作用

但激素透皮吸收真的很厉害

以前,我与大家一样,直觉认为,皮质激素外用主要的副作用可能是对皮肤的影响,直到今年秋天,一个湿疹朋友,在用我的屏障重建方法护理湿疹时,感觉恢复太慢,与我商量,能不能先用激素好起来,在用护理膏“护理”,我也觉得可以试一试,于是,让他只用“腿部一小块,先试验下,再大面积试”,一共用了7天,表面的皮肤确实迅速的好了,这时我观察到一个细节,没有涂激素的其他部位也快速的好起来,我敏锐的意识到,激素可能透皮吸收非常厉害,可以影响全身。

于是,我立即做了一个实验,给小鼠外用一周的地塞米松乳膏(中效皮质激素),解剖发现,小鼠的免疫器官——胸腺,全部萎缩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激素的厉害。此次曝光的小孩,只是外用含激素的护肤霜,结果导致了“库欣综合征”的症状,与我们的实验结果一致,外用激素也可以引起全身不良反应。

那么用激素治好后,再用护理的方法护理是否可行呢?看来不行。这个朋友停激素后的第10天准时反弹了,比用激素前的状况更差,我们只好重新回到“纯营养护理的道路上”,现在2个多月,情况还是比较好的。

当时我还是非常沮丧,因为激素这条路堵死后,我们治疗湿疹的难度就很大了,它极大的考验着湿疹患者的耐心和意志力,控制使用激素的欲望是条非常艰难的路。感谢湿疹朋友们,用他们的包容和意志力配合我们一起努力解决湿疹问题。

我们希望今后不再有孩子遭遇激素的伤害,希望湿疹患者都能回归正常生活。2021年希望我们能在解决湿疹问题上有进一步突破,成为患者等待的希望。

 

又见「大头娃娃」,激素没放过成年人,连孩子也没放过
又见「大头娃娃」,激素没放过成年人,连孩子也没放过